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美國企業

美國企業界能與特朗普割席多久?

眼下美國企業界正忙着與特朗普及其支持者拉開距離。但為什麼他們花了這麼長時間?他們的厭惡會持續下去嗎?

2018年2月,一家美國知名跨國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質疑為什麼這麼多商界人士都不看好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這位美國總統當時已經是謊話連篇,他讚揚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遊行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在Twitter上惡意攻擊個人和公司。但這位首席執行官關注的是另一件事:特朗普剛剛推出了一項大規模的企業税削減計劃,並正在放鬆監管。他對一羣英國《金融時報》記者表示:“現在有很多噪音,但實際情況非常好。”

眼下美國企業界正忙着與特朗普及其共和黨支持者拉開距離,正是這些人聲稱選舉被竊取,煽動了上週對美國國會的暴力襲擊。國會窗户已經被打破了,辦公室遭到洗劫,還有人失去生命,美國的大公司終於忙不迭地大聲譴責發生的事情,並聲稱它們不知道會發生這樣的災難,還是為時過晚。這時候我腦海中就浮現起了那場非正式聚會。

連鎖酒店萬豪(Marriott)、化工公司陶氏化學(Dow)、金融集團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還表示它們將停止向那些反對大選結果、引發此次騷亂的議員捐款。總部位於堪薩斯城的賀卡集團賀曼(Hallmark)向當地參議員喬希•霍利(Josh Hawley)和羅伯特•馬歇爾(Robert Marshall)要求退款。騷亂髮生後有147名共和黨人投票反對認證喬•拜登(Joe Biden)當選總統,而這倆人是其中的知名人士。

就連黑石(Blackstone)聯合創始人蘇世民(Steve Schwarzman)都受夠了。蘇世民曾向特朗普勝利基金(Trump Victory Fund)捐款35.5萬美元,向反對大選結果的人捐款32.5萬美元。他説:“我對這羣暴徒企圖破壞我們的憲法感到震驚和恐懼。正如我去年11月所説的那樣,選舉的結果非常清楚,而且必須要有一個和平的權力交接。”

所有這一切引出了兩個問題:為什麼他們花了這麼長時間?以及他們的厭惡會持續下去嗎?“由於存在進一步煽動暴力的風險”,Twitter永久封禁了唐納德•特朗普的賬户,只不過這是在他告訴國會暴徒“我們愛你們”,並宣佈他的支持者“不會受到任何方式、形式或類型的不尊重或不公平對待!!!”之後。

亞馬遜(Amazon)停止向社交網絡Parler提供主機託管服務,谷歌(Google)和蘋果(Apple)也將其應用從商店中撤下。然而這都是在極右翼支持者利用Parler策劃了對國會大廈的襲擊,併發布“明顯鼓勵和煽動暴力”的帖子之後的事情。

Stripe也表示將不再為特朗普的競選機構處理款項,美國職業高爾夫球協會(PGA)也將其2022年錦標賽從特朗普的一家高爾夫球場撤出。這兩項舉措都將對特朗普卸任總統後的錢包造成打擊,但都是在他首次公開毫無根據地宣稱選舉被操縱的幾個月後才實行的。

企業在政治捐款方面的承諾實際上可能也遠遠小於其表面所示。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花旗集團(Citigroup)、Facebook和微軟(Microsoft)已暫停其政治行動委員會(PAC)所有捐款。但這些模糊的承諾在下次選舉週期的早期很容易出現,此時很少有競選人積極籌集資金。這種承諾可能不會持續太久。

它們也不區分人和黨派。民主黨贏得了選舉並捍衞了選舉結果。至於共和黨,把公開挑戰特朗普的米特•羅姆尼(Mitt Romney)和麗莎•穆爾科斯基(Lisa Murkowski),與那些拒絕認證大選結果的機會主義者混為一談是荒謬的。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