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英國

英國人如何看待死亡與葬禮?

何越:目睹一次葬禮儀式後,我上網查詢,結果證明了我的觀察:英國葬禮已由從前的哀悼,演化成了現代的“慶祝逝者的一生”。

去年疫情初始,我就想寫關於死的文章。我一直認為中國給我的死亡教育過於悲痛,死字與冰冷、孤獨和淒涼相連。“陰陽相隔”的説法令人瑟瑟發抖。我一直很忌諱談死,那時英國先生和他父母一談遺囑,我就有死要臨門的緊張。可他們自如地談死,先生和我只差八個月,早就立好了遺囑。

後來我也習慣了,由他們談去。他們拿死開玩笑,我也跟着一起樂。反正英國人愛開玩笑,上帝、恐襲和疫情,隨便開。來英國前久仰王室、貴族、私立學校、牛津劍橋等的大名,可真實的英國社會令人眼界大開,似乎走在了大多數未完全開化的社會前列。這裏太平等、太自由、太隨性。多年前我在廣州電視台主持現場娛樂節目《幸運小飛飛》時,導演王鈞一直讓我“狀態放鬆”。我從來找不到什麼叫“放鬆”。現在我可以,英國的生活解放了我的肢體與思想,我回看國內的電視主持人,和我以前一樣,他們大多還繃着。

我一直很替英國叫屈,因為在中國社會,美國是西方總代表,人們大多通過美國人的眼光了解英國,而美國是西方比較不平等和不公平的國家。而因為王室和私立學校的關係,英國一直被很多中國人誤認為最講階級。

在英國那麼多年,婚禮和派對去多了,可葬禮只去過一回,那還是10年前先生奶奶的。當時老太太幾次中風,之前她就立下遺囑,不要搶救。我記得去醫院看她時,她兒子(我公公)開玩笑説:“媽,我明天出差,這幾天你不許死。”她習慣了玩笑,一點不當真。

那個葬禮很讓我開眼界:一個是英國葬禮的講究和禮儀,當時Funeral processions(出殯車隊)跟在靈車後,路上車輛都會主動減速或讓路。另一個是沒有悲痛欲絕的現場,人們表情平靜,現場播放的不是哀樂,而是老太太生前最愛的流行曲。再有,葬禮結束後還有一個儀式,叫WAKE,當時一大家人言笑自如地吃喝,先生告訴我這是在“慶祝奶奶的一生”。

那時我剛生大女兒,一門心思學習怎麼帶孩子。因為英國帶娃的方法基本就是“放羊”,遠沒有中國的那麼精細講究,而且冠以“科學”的美名。英國祖輩的生活就是工作、喝咖啡、派對、度假等等,沒有一點帶孫輩的義務。所以那時我對理解“英國人如何看待葬禮”沒想法,因為沒時間。

可“英國人不怕死”這個認識,初來英國時我就有了。2004年,我每週末都去教堂做禮拜。所有人都是休閒裝,先是流行樂隊現場表演,然後講教義,最後也是吃吃喝喝。我問了好多參加禮拜的人,死亡似乎只是一件正常之事,有的人覺得死字的形象温暖,因為會和已逝的家人團圓。我還特意去問神父:“宗教的作用是否等同於心理暗示?”他覺得此問不可思議,大笑。

我非常感慨,特別希望我父親也能這樣認為。他一直特別害怕死,因為整個社會環境就是那樣的氛圍。死和晦氣、倒黴、孤獨相連,誰都躲之不及。

2012年底,關於父親是否應該做股骨頭置換手術,母親讓我們三個子女共同做決定。我哥哥認為父親年齡大,術後容易引發其他疾病,不要做;我姐姐移居新西蘭多年,意見和我一樣,認為生活質量更重要,不做手術,一輩子生活質量都將很糟糕。2013年春節前,我父親因術後肺部感染辭世。我一直問自己,是否做了錯的選擇?因為以父親的標準,活着的長度比質量重要。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讀者評論

FT中文網歡迎讀者發表評論,部分評論會被選進《讀者有話説》欄目。我們保留編輯與出版的權利。
用户名
密碼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